【主持人】10月10日是世界精神卫生日,今年5月1日,我们国家首部《精神卫生法》也开始颁布实施了,所以说精神问题越来越受到我们当代人的关注,在我们的现代社会当中,精神方面的这种保护,到底该怎么做,这就是我们今天第104期网上接待室活动重点要讨论的话题:如何守护我们的精神健康。

主持人】出席本次话题讨论活动的专家有:杭州市卫生局疾控处处长周侃、杭州市第七人民医院院长张永华、杭州市第七人民医院副院长陈致宇,现场嘉宾有:特约评论员毛小榕、热心市民顾雅娟、热心市民俞乃博。

主持人】10月10日上午,市第七医院在西城广场举办精神卫生咨询活动,不少市民因为睡眠不好、精神压力大等问题前来咨询。这一天是第21届世界精神卫生日,1992年为了提高公众对精神卫生问题的认识,世界精神病学协会发起了这个日子,今年的精神卫生日,我们国家的主题是,发展事业、规范服务、维护权益,而今年最大的特点就是,《精神卫生法》的实施,2013年5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正式实施,《精神卫生法》最大的亮点就是自愿治疗原则,也就是精神障碍患者,在送、诊、治、出,四个关键环节中,都要征求患者的意见,要患者自愿接受治疗。此外,《精神卫生法》对普通人的心理健康问题同样重视,要求用人单位、学校、社区、家庭,共同来维护和促进心理健康,《精神卫生法》填补了我国精神卫生领域的法律空白,是我国精神卫生事业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主持人】这就是《精神卫生法》大概的一些内容,所以我们特别想了解一下,为什么我们说它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那么重要,它的价值和意义是什么,它在什么背景下能够颁布实施?

【周侃】 我认为这个背景应该这么来说,第一,经济社会的发展,节奏越来越快以后,我们确实来说,有精神疾患的病人是越来越多,全国比较认同的,有17%的成年人,大概有各种各样的精神疾患,占的比例有17%;第二,重型精神病的患者,基本上现在来说,在全国基本上在千分之四;第三,从目前来看,由于在社会的老年化程度进程加快的当中,像老年抑郁等等,新的或者是多种的精神疾患也在增加。

【主持人】在这一次《精神卫生法》当中,可能有一点大家特别关注,怎么样来保障精神病患者的权益,这部分在《精神卫生法》里面,很多人都非常关注这几条,是吗?

【张永华】对,因为这部《精神卫生法》,实际上我感觉是两个出发点,一个就是怎么让政府、社会公众,对精神卫生事业,或者是对精神病人的一个关怀,或者对这块事业的一个促进,第二个也就是对病人,尤其精神病人的一个权益的保护,除了他有伤害他人,或者伤害他人风险,或者伤害自身,出现以上风险的时候,要实行自愿住院这样一个原则,以避免精神病人,有一些地方,所谓出现的一个“被精神病”化,当然在这里现在争议还是很多,因为要求病人要自愿住院的,现在出现一个很大的问题,因为精神病人他的认知方面,有一些问题,很多是不承认自己患有精神病的,但是我们社会上还缺乏对精神病人康复关怀相应的机构,家庭又很难承担对他的照顾,那么这部分病人既不能强制住院,但又缺乏有相应的组织,对他的关怀或者照顾,或者康复方面的一些治疗,这里面确实,是现在摆在我们面前,非常严肃的一个问题,怎么处理好公众利益和精神病人自身的利益,作为我们精神卫生工作者,现在也有一些困惑。

【主持人】 因为过去可能大家都有耳闻过,很多“被精神病”的案例和事件,有些是因为家庭的财产纠纷,有些什么商业上的利益,有些是因为上访各方面的原因,可能会出现一些人为的因素,把他送到精神病房里面去,这个事件我们也有所耳闻,所以说现在特别强调,你是在你自愿的情况下,你才能够入院,即使你入院,是不是我还有一个复诊,或者是上诉的权力。

【张永华】如果我们认为他够条件了,强制住院,或者是要求他进行住院,他可以要求进行一个医学的鉴定,甚至可以上诉于法院,他为了保护自己的权益,但是在这里我还是有一个感触,现在媒体上也经常报道,一个“被精神病”化的问题,或者非精神病人送来强制住院的,但是我感觉,这是一种非常极端的事例,或者是一些个案。

【陈致宇】 在我们的国家,大概有1亿人患有精神疾病,但是真正被精神病的有几个,这是屈指可数的。

【主持人】可能目前有一个困境就在于,医院方面明明他确实有这方面的症状,但是自己又不愿意去住院,到底这个情况该怎么处理?

【陈致宇】这个还不是医院方面的问题,最多的是他的家庭成员痛苦的问题,现在我已经碰到很多了,要求我们能够为这些患者提供服务,现在《精神卫生法》出来以后,没有办法为他提供服务,因为你不能上门去给他做悄悄的不告知的诊断和治疗,《精神卫生法》明确提出,你的诊治是要在医疗场所,那就是在医院,你不到医院怎么做诊断,这些家庭现在是非常痛苦的,我们说法律出来一定是个双刃剑,法出来当然是推动了我们,国家的精神卫生事业的发展,但是它并不能保护我们所有的人。

【周侃】应该主流还是好的,对于精神病患者,他个人的权力保障当中,就是说对于我们提供的诊断,是不作为司法鉴定,而作为医学鉴定,首先这块是明确的;第二,他对于诊断了以后,举个例子,请张院长这里诊断了以后,对这个诊断结果,他认为可以二次诊断,我另外再请其他医生,对这个进行诊断,这个当中也有建议。

【陈致宇】《精神卫生法》有明确规定,这是第30条第2款第2项的内容,其他的内容不做再诊断,也就是自愿住院的你不会再做诊断。

【主持人】我们先来看一些数字,当前精神疾病患者,也就是精神障碍患者数据统计,目前全球有4亿以上的人患有精神疾病,神经性的和精神性的,精神障碍疾病,每年有100万以上的人死于自杀,自杀未遂者达到了1000万以上,我国目前精神病患者大概1600万人,这个精神病患者指的是重症的,杭州市目前登记在册的,精神病患者有3.7万人,其实这都是一个比较重症的,很显现的,已经到了非治疗不可的手段的人群,其实那些情绪障碍,或者有些心理障碍的患者,可能目前这个数字更庞大,更加惊人,今天我们在我们圆桌会当中,我们特别想了解一些常识,什么症状,什么原因,什么表现能够发现,我好像是有一些问题了。

【张永华】我们医学规范就叫精神障碍,不叫心理障碍,但是我们为了老百姓容易接受,或者容易理解,我们把精神障碍分为,重症或者重性精神病,还有一个轻症,轻症我们常常用心理障碍来表达,这里面包括一些交流障碍、言语障碍、睡眠障碍、强迫障碍,或者有一些情绪的冲动障碍、品行障碍、人格障碍等等等等。我们事实上心理障碍也好,精神障碍也好,我们发生率有17.5%,这样的比例在成年人当中,大家听了以后,每个人都会感到惊讶,怎么会将近10个人里面,1.7个人都会有这个方面障碍,也就是6个人里面就有一个,事实上我们目前,对它的识别能力下降,我们不知道哪一些,事实上就是一个心理障碍,比如说主要表现在一个是情绪问题,有些人脾气特别的暴躁,为什么会发脾气,常常有一些焦虑状态,甚至焦虑障碍,他感觉很焦虑,所以一句话他就会很惊人,也有一些是表现在行为方面的问题,比如说小孩子每天上网不回家,因为他感觉到孤独,或者感觉到别人不理解,他只有通过网络的沟通,来舒缓他的一些情绪,比如说有一些购物成瘾的,赌博成瘾的,女性的体相障碍,她已经非常美了,但她反复的整形,这也是一个精神或者心理障碍,也有一些刚才讲到了。

【主持人】 比如一些嗜酒的。

【张永华】 喝酒如果成瘾,如果他不喝酒的话,他会产生一系列的焦虑暴躁,甚至有一些极端的时候,产生极端的症状,会产生妄想、幻觉,这些是很多见的,包括小孩子一些多动症、自闭症,学习注意力不集中,学习成绩明显下降,或者有一些过去成绩很好,一下子表现厌学,这些我们要高度重视,他是不是心理有问题,我们往往把还没有到疾病这样一个程度,但是又和正常人有一些两样的,我们在科普界有的时候把它定义为,或者医学搞科普宣传的人,为了大家理解把他定义为心理亚健康。

【毛小榕】比方说像强迫症的,我就觉得我有强迫症,我都已经开车上班了,都过了杨公堤了,我突然想我的煤气有没有关。

【张永华】很难说能够达到强迫症这样的,或者强迫障碍的疾病的概念,但是可能你要改变自己的,一些对事物的认识,或者自己个性方面,怎么能够减轻自己的压力,或者是能够纾缓自己的情绪,如果是疾病的,你肯定有疾病的几个特征,如果你关了门,走了以后又想关门,但是你又去反强迫,我觉得没有必要,但是为这个行为会很痛苦,很纠结,甚至影响到你的生活,有的洁癖,洗手甚至洗半个多小时,两个多小时,都有,有的人回来以后,外出回来洗手,可能洗五遍六遍,甚至皮肤都已经洗破了,那个时候他给自己带来伤害了,心理上的伤害,或者身体上的伤害,这种才是一个疾病。

【顾雅娟】我也是有时候心里面,突然间会觉得很恐慌,其实什么事也没有,会很恐慌,反复的想做一件什么事情,就觉得我是不是心理有问题,我想去看心理医生,有一次我真的去看了,出门了坐车了,突然又返回来,觉得我去看,看什么呢?又不知道要看什么,所以我觉得这些方面的知识,还是很缺乏。

【主持人】比如说突然心里恐慌,非常不安,自己觉得自己是心理疾病。

【陈致宇】你愿意去看,这是一件好事情,如果是有问题也是一个轻症,不会是重症,如果是重症你就不会想到去看。我们中国人很忌讳去看病(心理医生),实际上在美国有20%的人,在他的一生中,因为抑郁的情绪而需要住院治疗。

【张永华】我看了一个资料,美国有76%的人都在一生当中,接受过心理医生的一些帮助,或者是药物治疗也好,或者是药物帮助也好,而在我国,现在抑郁障碍的,规范治疗率几乎是不到20%的。

【主持人】俞乃博,你有些什么问题吗?

【俞乃博】因为我是做教育的,我可能更加关心未成年人,尤其是未成年人的教育和诊断,因为其实我发现,应该两方面的问题,第一个未成年人自己是没有认知的,他很容易存在心理上的问题,比如说面临中考高考的学生,应该存在大面积的,可能心理上有问题的,这是第一点,第二点就是他的家长,可能自己本身都有焦虑问题,而且他自己也不能很好的调节,同时也没有这个意识,我们怎么去帮助他们。

【张永华】现在我们很多的家长,包括我们的教学模式,他的观念本身就错了,一个他提出了,小学生或者儿童,不能输在起跑线上,这句话是非常错的,我们人生是一个长跑,不是跑100米,你跑一年,你跑一年你起步肯定早,长跑的时候,你肯定要按照你自己的耐力,你自己的心理的状态,来分布你一生当中的精力,第二个我们很多的家长,把成功和幸福放在一起,事实上很多关注孩子的成功与否,或者能不能考上好的大学,而忽视了他的幸福指数,在一定的程度上,我认为很多人是很反感这句话,我说成功和幸福,常常是成反比的,我说过很多次的北京大学,说这句话可能他经常又会对我进行抨击,我说北京大学的毕业生,幸福的指数肯定不如普通大学生高。

【主持人】目前咱们七院的受诊病例当中,像这个群体情况怎么样。

【张永华】我们现在是成立一个专门的儿童心理科,现在的门诊量基本上40%左右。事实上现在还有很多有一些忌讳,觉得孩子有一些问题还不愿意来,如果愿意来的话肯定会更多,比如说很多到青春期的反叛,父母亲不能说一句话,说一句话他就情绪异常的冲动,砸东西或者是离家出走,或者是不上学,这种实际上已经到了心理障碍的边缘,或者说已经到了心理障碍。

【主持人】我听说一个新的问题说是,孩子的心理问题从婴幼儿开始,就可能会存在,是吗?

【张永华】我觉得当然这个在学术界,没有达成一个共识,我曾经也看过这方面的文章,比如说婴幼儿特别会啼哭,正常的啼哭是正常的,但是特别啼哭,这也是一种焦虑情绪的反映,比如说有一些小孩,有一个动作反复拨指甲,反复吮手指,有的反复地摸眉毛,我曾经看到有一个人,自己的眉毛全部摸完了,这种实际上就是焦虑情绪的表达。有一些到五六岁了他还在遗尿,我们家长肯定首先是责骂他,事实上他每天都在恐惧,我会不会今天晚上又遗尿了,来一个梦境,最后真正地遗尿了,这些都有可能是一种焦虑倾向。现在也有些小孩,特别的离不开父母,我前段时间碰到个15岁的,他在外地读书,一定要母亲陪着他睡觉才能读书,特别依赖父母,这种都可能是些问题,当然我也不能说,绝对今后会发展为焦虑障碍、抑郁障碍,但是我们希望关注他。

【主持人】比如说到了中学了还在咬指甲,把手上的指甲全部咬得干干净净的。

【张永华】这个肯定是一种焦虑情绪的表现,在行为上的一种表现。

【主持人】目前来看很多的这些症状,作为我们家长真的是不了解。

【张永华】不了解。

【主持人】孩子上网是有网瘾,其实也是一种心理上的问题。

【张永华】他是摆脱一种焦虑的情绪,或者抑郁的情绪,他与人无法沟通,别人都不理解他,唯一能够理解他的,能够解闷,或者让他心理能够稍微平稳点,就是通过网络。

【主持人】一般来说在学生这个群体,目前比较常见的表现或症状,在你们临床的接触当中,有哪些是很主要的,就是这些很普遍。

【张永华】我们儿童心理科在交流的过程当中,学习障碍是比较多见的,注意力不集中、多动症、情绪障碍、情绪障碍,这些是主要的,还有些是睡眠障碍。

【毛小榕】还有些是书写障碍,听是听得懂,会交流,但是他写不出来。

【顾雅娟】我想请教几位专家,怎么来预防呢,及早地预知这个能不能?

【张永华】因为精神障碍当中可能是两种因素,一种因素可能和生物性因素,和一定的遗传有一定的关系,但是不完全是;第二个对外界的一些环境,在遗传当中很大一部分,有一些个性的遗传,比如说我们非常的忌讳,有的人是特别的认真,特别的好强,特别的追求完美,特别的敏感,到了老年有的是特别的劳心,所以我们有的时候,人一个良好的心态,我们经常会教导这些人,如果父母亲都是很认真的,有的时候要求子女也很严格的,那这个子女在这样的环境当中,一个他遗传了父母亲的好强、认真的个性,再加上又有环境在给他潜移默化的影响,很容易出现情绪障碍,我们就晓得有的古人说难得糊涂,是非常有道理的,我们有的时候说不愿服输,这个是非常不科学的一句话,因为人体当中,有的时候你必然的输,你必须得服输,有的人就是认准一条路,就不肯服输,所以要改变这样的一些个性,是非常关键的,学会放弃,什么事情不要追求完美,要有这样的良好的一个心态。第二点也就是环境的一些因素,环境的因素,比如说我们的儿童,从心理健康,我觉得应该从儿童做起,所以我们很多家长说,他为什么不能理解我,我说如果你的儿子,完全能够理解你,不是你儿子有问题,就是你有问题了,为什么?如果是16岁的儿子,能够理解40多岁人的思维,那肯定是不正常,因为16岁他会很孝敬,考虑得很仔细,考虑得很完美,会节约或者什么,16岁他就大大咧咧,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所以我们就觉得,小孩子5岁的时候教他学外语,那是非常荒诞的一件事情,小孩子5岁的时候,应该教他怎么玩游戏,小孩子7岁的时候我们就背唐诗,那也是非常荒诞,7岁的时候教他应该怎么洗碗,应该教他怎么扫地。

【俞乃博】实际上现在很多家庭教育有个问题,成功学导向,成功学导向是很要命的,对孩子的心理压迫是很厉害的。

【主持人】我希望你成功,但是大家不理解什么叫成功,什么才叫成功,第二个怎么样能有正确途径来走向成功,成功不一定要考上大学。

【毛小榕】我们整个教育体系就是这样,你没有办法。

【张永华】我有的时候说,如果你的孩子考上了北京大学,但是他很痛苦,一个人考上了普通的学校,他过得很愉快,你选择什么,但是很多的家长,还是选择他宁愿他考上北京大学,孩子痛苦,但是家长觉得他成功,有面子,所以这些是家长的观念。事实上我觉得,现在很多的家长不是在爱子女,而是在爱自己,爱自己的面子,满足自己的欲望,这是一点;第二点,我有的时候也是说,过分的爱就是一种伤害,现在很多家长,确实也很溺爱自己的子女,过度的爱也是一种伤害,所以现在有很多的极端,一个是对子女在学习上是很残酷的,他是爱自己,从来没有考虑子女内心的感受,但是也有些是很溺爱,子女要什么就给什么,所有的感情都倾注在子女的身上,没有自我,这样的话对子女的伤害也是很大。

【主持人】就会出现一个小孩到外地读书,需要跟母亲在一起睡这种情况,是不是通过这样一种溺爱的方式。

【张永华】这个肯定也是一方面,第二个你的爱肯定表现在行为上,晚上你应该是九点钟回来,你吃东西一定要一日三餐,非常的有规律,冷饮不能吃,但是青年人或者少年人,青少年他有他自身的生理的特征、心理的特征、行为的一些习惯,你爱了以后很可能把自己的所有的,思维也好,行为也好,强加给他。

【主持人】 现在可能目前很迫切的是什么,首先我们要让民众知道,哪些表现,哪些症状,哪些出现的行为,他已经开始有异常了,我觉得这个可能目前,我们很迫切需要了解的,这个到底该怎么做。

【主持人】 在我手上有这么一个,叫自评抑郁量表和焦虑自评量表,来看一下题板,比如说像我感到情绪沮丧和郁闷,这肯定是不太对,持续多长时间,他是有问题了。

【陈致宇】 这个自评量表,只是评目前状态,如果我们诊断一个抑郁症的话,这些症状,他有几条症状,首先有一条情绪不好,这种症状至少持续两个星期。

【主持人】 还有我感到早晨心情最好,这个为什么那么重要?

【陈致宇】 因为抑郁症,我们说的抑郁症,它还是有一点特点的,特点是什么呢,相对而言绝大多数典型的抑郁症病人,早晨心情是最糟糕的,所以当我们碰到一个抑郁症病人的话,自杀发生率最高的是什么时候,是凌晨,而并不是晚上,他到了晚上以后,他反而感觉到心情好起来。

【主持人】我想问一下我们院长,最主要的抑郁症,抑郁病人哪几个特别突出的症状,是我自评当中,我要注意的一些症状。

【陈致宇】首先他要有情绪低落,有乏力感。

【主持人】全身没力气。

【陈致宇】 兴趣的丧失,如果说有一个人说,我心情很不好,你们朋友一叫说出去玩去,唱歌去,打牌去,精神很好,你说自己再不好,肯定不是很典型的抑郁症,所以这肯定是一致的。如果这个人心情很不好,人家拉他去打牌,尽管他打牌都赢了,他还是没味道,这是真正的情绪不好,导致的兴趣丧失,这种人,这种情况,就是比较明显。

【陈致宇】持续两周以上。

【主持人】以后基本上就差不多。

【陈致宇】其他还有一些症状,比如说自我的评价下降,还有脑子反应很慢,人好像笨掉了,甚至当然有一些消极的想法,做人没有意思了,甚至还是去死的好,能够解脱,这种症状。

【主持人】 但是我觉得还有一点,很多抑郁症的病人,你表面上看不出来的,他跟正常人是一模一样的,所以我们经常会发生一些很奇怪的案例,这个人平时都很正常,你觉得他谈笑风生,和大家在一起相处都很愉快,没有任何问题,突然在有一天早上的凌晨,他突然就自杀了。

【张永华】 原因是多方面,一个社会上大家对抑郁症,这些疾病的病耻感,所以他自己有疾病,他不愿意表露出来,第二个抑郁症的人,常常他自尊心特别强,他觉得我这个疾病,得了让人家识别了以后,他会觉得自己活着更没有意思,对医生也有一些不信任,他有的时候,对所有的人、所有事,都是往负面的方向看,我们现在抑郁症的最大的敌人,就是对自己的一个歧视,不愿意就医,因为抑郁症的就诊率,规范治疗率是很低的,可以说在中国,目前绝大部分的抑郁症,没有得到规范的治疗,所以抑郁症如果能够规范的治疗,能够听从医生的医嘱,绝大部分能够得到缓解,或者是一段时间病情能够稳定,甚至完全康复。

【主持人】 还有一个就是,我要哭或者想哭,这是不是也是很重要的一个症状。

【陈致宇】 心情不好。

【主持人】 我夜间睡眠不好,睡眠不好,好像很多人都有睡眠不好的问题。

【陈致宇】 一般睡眠是六到八个小时,如果少于六到八个小时,绝大多数人感觉睡眠不好,我们现在睡眠不好的人分为,入睡困难,我一下子睡不着,有的人是睡得比较浅,还有的人是叫早醒,我本来睡到要八点钟才醒来,或者六点钟醒来,我现在是三四点钟就醒来了,这种睡眠就是会有这些特点,它都是睡眠不好,这儿评价的内容就是一个睡眠不好,没有用其他的标准。

【主持人】 我们再来看看自评的焦虑,我觉得比平常容易紧张或者是着急,这个很重要吗?

【陈致宇】 焦虑症是首先他自我感觉到有紧张,坐立不安或者忐忑不安。

【主持人】 持续要大概多长时间?

【陈致宇】如果按照我们老的中国的标准,认定一个广泛性焦虑的话,需要六个月的时间,这种惊恐发作或者我们称为急性焦虑的话,它是讲一个月里面有四次发作。

【主持人】 我觉得我可能将要发疯,这种也是属于焦虑其中的一个表现。

【陈致宇】 就是有很多人会感觉,哎呀 我都好像控制不了自己。

【主持人】 手脚发抖发颤 这是其中一个症状是吧。

【陈致宇】 那么这个几乎每天都会有。

【毛小榕】 哦,是这样子。

【主持人】 我觉得心跳跳得很快,我有晕倒发作或者觉得要晕倒似的 ,已经不行了,我的手脚麻木和刺痛,呼气吸气都感到很紧张,我经常要上厕所,要小便,我的脸经常发红发热,我经常做噩梦,这些是不是都是焦虑的一些表现。

【陈致宇】 你这儿讲到的有的就是我们称为广泛性焦虑,有的是急性焦虑,像这种我总会感觉到会有不幸的事情发生,我们最常见的就是,呆在家里,莫名其妙就在担心,什么儿子啊,媳妇啊怎么还没回来啊,路上会不会有什么事情啊,就想来想去想这些莫名其妙的担忧,他这个持续几个月都是这样的,那就是有问题。

【主持人】 我想问一下,一个焦虑症或者焦虑型的抑郁症,他主要的症状识别有哪些?

【陈致宇】 这时候我们就看,这个焦虑有没有原因,如果我们有这个症状,但是原因找不到,人家解释你根本不需要担心,但是这个症状持续存在,要考虑到焦虑症,所以焦虑症有时候是找不到原因的。

【主持人】 比如说我觉得我身上有毛病,我检查了很多,中医西医都去检查,发现都没有任何问题,但是我觉得还是有病,我还是不放心,我把我全身检查了个遍,我依然觉得不对,我还是有病,这是不是也是一个很典型的焦虑症。

【陈致宇】 属于大的焦虑范围里面,我们现在认定叫疑病症。

【主持人】 如果说是我有毛病,我不断的怀疑自己,我总是怀疑,怎么样通过别人的告知,我都是不相信,还是怀疑的话,这个需要到医生那儿进行治疗。

【张永华】 这个我相信应该要到医生那儿治疗,起码来说他焦虑的情绪,非常的明显,能不能诊断为焦虑障碍,我还很难说,要进行一个评估,但焦虑的情绪非常明显,这已经对他的生活,对他自身的内心的感受,已经造成了困扰,对他的心理健康已经造成了困扰,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相信要求心理医生有必要的干预。

【主持人】 目前通过你们临床来看的话,焦虑症普不普遍?

【张永华】 17.5%里面,抑郁障碍是百分之五点几,焦虑障碍也是百分之五点几,还有一个是物质依赖,也是百分之五点几,基本上就这三个情况,已经占了15%左右了。

【主持人】 别人提出来精神障碍,或者心理疾患的人,跟血型有没有关系?

【毛小榕】 跟人有没有关系?

【陈致宇】比如AB或者O型血,这种没有直接的关系。

【顾雅娟】跟性格应该有关系。

【陈致宇】 性格也有人做过一些调查,当然性格是要看的,比如说我们刚才提到有个强迫症,神经症里面,这个跟他性格关系蛮明显的,也就是他有个强迫个性的,就容易出现强迫症。

【主持人】 什么强迫个性。

【陈致宇】 性格上做事情很认真。

【陈致宇】追求完美的。

【毛小榕】是不是比较偏执的一个人?

【陈致宇】不是叫偏执,偏执我们是称为偏执型人格。

【主持人】容易钻牛角尖。

【陈致宇】 偏执就是固执的人,那是另外一个,这种性格之间,还是有一定的联系,但是他只对应,跟这个性格相关的疾病,但是跟这个性格不相关的疾病,那又没有关系,内外个性那是非常大的一个表现形式,这种大的表现形式,去跟哪个疾病去套,有时候真的是还很难套,以前我们有一些资料上看到,内向型的性格容易得精神分裂症,但现在也有很多的资料,没有去证明这一点,如果要分得更细一点的个性,可能有时候,今后的生活环境,不关注这些问题,可能会出现。

【张永华】 刚才陈院长所讲到的,他从重性精神病这个角度讲,比如精神分裂症或者情感障碍,可能和这样的个性相对来说,很密切的关系会少一点,相对来说我看睡眠障碍、焦虑、抑郁、神经症的一些病症,和个性密切的程度比较高,当然真正得一些疾病的人,自身个性的缺陷可能会更多见,因为他们的抗压能力,会特别的脆弱,我是非常注重个性和这些疾病焦虑、抑郁、失眠,障碍或者是强迫障碍的一个关联性,所以我在治疗疾病的时候,我首先对他的个性进行评估,对他的个性怎么能够改变,进行一些指导。

【主持人】 我们日常的这些普通人们,在日常生活当中会碰到哪些困境,情绪上的这种困境,比如说心理上的感冒也好,或者心理障碍也好,怎么能够发现最基本的一些表现、行为、症状,能够我们及早的进行调节,及早的进行就医,我觉得很重要的一点,走到现在了,应该说心理的问题谈了有将近20年了,走到今天,我们从临床得出的结果是,还是很多人对它有认识误区,我们做这期节目的目的,大家一定要正确认识,这方面的一些表现,其实很正常,就像我们日常患感冒一样,我们心理上也患了感冒了,赶紧去吃点感冒药,感冒药怎么去吃呢?我们去找一些心理医生,进行咨询、寻求帮助,做一些调节,甚至是药物治疗,可能很快就能够走出这样的一个区域,同时这个感冒能够得到缓解。由于时间关系,非常感谢各位,谢谢大家收看,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