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从4月1号开始,浙江省正式启动省级公立医院和杭州市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此次医改有哪些亮点?医改方案经历了怎样的决策过程?新医改的价值又体现在哪里?这就是我们今天第130期网上接待室活动重点要讨论的话题:关注杭州市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

【主持人】出席本次话题讨论活动的职能部门嘉宾有杭州市卫生局局长滕建荣、杭州市医保局副局长徐玮、杭州市物价局服务处副处长鲁国栋;专家有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姚先国、浙江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董恒进;特约评论员叶峰;以及公立医院院长、医务工作者和热心市民。

【主持人】我们都知道医改已经实行了很多年了,2011年就开始,而且每次大家的呼声也是非常的强烈。到了今天这个改革,咱们浙江省推出这么一个改革,它的背景和意义到底在哪里?

【滕建荣】公立医院改革是我们国家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一个核心内容,对于如何来缓解群众看病难、看病贵,也是一个必由之路。尽管已经有两年的县级公立医院改革的经验,杭州市在出台我们杭州市的指导意见过程中间,也是十分慎重。我们多个部门联合到外地进行了了解、参观,然后按照省政府的统一要求进行了详细的测算。相关的部门在政策研究突破方面也动了很多脑筋,特别是我们杭州市委市政府的主要领导明确指出,公立医院改革要体现怎么样尽量让老百姓能够享受到改革的红利、改革的实惠。

【主持人】我想问一下滕局,就是咱们这个改革从什么时候开始进行研究和制定的?历经多长时间?

【滕建荣】我们是从去年6月份开始。

【主持人】从2013年6月份开始?

【滕建荣】对对对,我们也做了课题,进行了大量数据的比对,关键还是要体现原来的三个渠道,就是药品的渠道、价格的渠道,还有政府补偿的渠道。就是怎么样现在变到了取消以药养医,零差率,怎么样通过提高合理的医护人员的劳务价值,特别是加大政府的财政投入,尽量要让医院能够回归公益性,而不能拆东墙补西墙,第二就是老百姓怎么样让他得实惠。我们医保部门就通过提高他的报销比例,调整医保的政策,让老百姓的实际支付改革之前、改革以后趋于更加合理。

【主持人】叶峰你是不是全程都在关注这件事情?

【叶峰】我对这个过程还是有所了解的。其实从这次的医改决策,我们从它的发展起步来看,就从中央这个层面就一直在说,我们的公立医院的改革,紧接着我们就看到这样的吹风之后,就是密集的调研考察,这个可能在座的这些政府部门的同志们他们都是很清楚的。当然他们还汇集了很多的意见,这就是他听取了各方的一些意见,当他做完了这些考察调研以后,听取了意见之后,做了调整之后,它不是一下子统统马上推出来,而是逐步推行。从县级医院到市级医院再到省级医院,其实我觉得这样一个宣导过程,这样一个政策制定过程当中,它永远不是一个句号,它永远是一个逗号。为什么呢?还有继续完善的空间。而对这样一个改革,我想做一个评价,有人说这是回归,当然我们讲叫回归医院的,公立医院的公益性,但是它不是一个简单的倒退,而是更多的它体现出在新的形式下,一家公立医院它应该怎么办?走什么路的这样一个问题。

【主持人】那么这一次这个决策,我们知道了是从去年6月份开,到现在将近一年的时间,说明他是很谨慎的。我想问一下咱们医保局的徐局长,这个事咱们谨慎到什么程度?

【徐玮】医疗保险从它的整个一个制度设计本意来讲,就是保障参保人员基本医疗,医疗保险又面临一个什么问题,怎么使这个制度更加公平可持续?那么公平就是针对我们的参保人员,可持续就是针对这个制度,在这一次的公立医院改革当中,它有一降二调三补这么一个策略,这里面就有费用的下降和上升的一个变化。就是从一开始,我们就在考虑,这样一种制度的一种演变,会对我们的老百姓带来怎么样的一种切身的利益?我们从面上面的数据进行分析,从具体的每一个参保人员的个案,特别是一些极端的一些费用的情况进行分析,既要考虑面上的公平,又要考虑对特殊人群,譬如说我们的残疾人、我们的困难群众,他在这一次医改过程当中,他会有什么样的一种切身利益的一些变化。

【徐玮】我们从数据的测算、政策的起草,已经不是几易其稿的概念。包括后续的我们所有的政策,都要通过我们的计算机实施到每一家医院。我们现在有1800多家定点医院、定点药店,应该说在我们这些医院药店大力支持配合下,特别是我们今天两位院长也在场,我们很多医生、医务人员都非常支持我们这项工作。这一次我们的医保的政策调整,应该说我们也是花了一些心血,也是考虑了一些特殊方案的一种处置。譬如说如何引导我们的参保人员,我们的患者,能够就近、就便在常见的慢性病上面不出社区进行诊疗。另外对于那些三级医院,我们做了一个方案,我们在原有的三级医院的保障水平的基础上面,对于四万块钱以下的医疗费,一般住院费用,也就是我们杭州市的平均费用,也就是1万2到1万6左右,我们对四万块钱的医疗费用,也就是说绝大部分患者的住院医疗费用,我们提高一个百分点,包括我们的职工医保。

【主持人】这是什么概念?提高一个百分点。

【徐玮】也就是说我们的在职职工,原来报销比例是82%,我们提高到83%。退休人员报销比例86%,提高到87%。

【主持人】比如说我去住院我花了两万块钱,那怎么来体现这一个百分点呢?

【徐玮】花了两万块钱,假如说原来你个人需要承担的是24%,也就是4800块钱,现在这两万块钱我就多给你报销一个百分点,也就是说200块钱。就是说切切实实的就可以冲抵价格调整带来的影响,通过这个方式这个调整来实行。另外包括我们的城乡居民,也就是说所有的参保人员,我们发生的住院的医疗费用,在三级医院发生的医疗费用都相应的提高报销比例。这样的话可以相应的抵冲可能因为价格调整所带来的一个医疗费用的负担增长这个问题。但是这个决策也是确实非常慎重,市领导也是说即要考虑公平,又要考虑你这个制度的可持续。

【主持人】好的,物价局也在这次医改当中,可能大家不了解,他们这次算这个帐算得是天昏地暗。

【鲁国栋】我们从一开始去年11月份市里面召开动员会议之后,我们开始做方案。先通过对医院的一些调研,因为根据省里的指导意见,以2012年的财务数据为准,我们对2012年的数据进行了静态的测算。方案出来之后要考虑到每个医院的一个状况。经过充分调研之后,应该说这个工作,从去年10月份开始做,到最后定稿我们修正了有书面文字的就六稿。最后一个是分管的副市长,常务副市长,后来最后是张市长。就是一个过程,每个方案,他们都要一个个加以研究,而且领导思想非常明确,医改老百姓负担不能增加,医疗服务价格的合理性要趋于合理,公益性必须要体现,还有另外一块比较重要的原因,我们杭州跟省里面医院同城,价格要衔接的问题。

【主持人】听说你们当时为了调整这个价格一家一家去比,一家一家去算,说是接触了多少个数据,一个数据要变的话,就要两万个数据还是怎么样,怎么个复杂的情况?我们本来以为调个价格很容易,没想到会那么难。

 

【鲁国栋】因为我们这次调整的项目主要是有四个大项,我们诊查费、护理费、手术费跟治疗费,现在就是门诊诊查费跟护理费,相对没几个,不多,每个项目当中可能有七个、八个、十个,但是治疗费、手术费里面几千个,现在对这样的项目,一动它的标准,整个数据全部要打乱,从新要核算。因为数据比较多,也怕出差错,我们网上公布,回车键按出去了,跟发射导弹这个键一样,很紧张,万一错了,就是比较紧张的一个事情。比如说简单的一个错误,文字上可能逗号句号错误,那可以,但是一个价格的错误,会引起医院的整个系统。因为我们这个最基础,但是也比较关键。我们错了,医保部门、各个医院的系统全要颠覆重来,所以我们压力也比较大。

【主持人】我在想一个城市要全面发展的话,都需要用钱.这个财政到底是补到哪里?到底是往哪里放?其实都需要钱。基础设施建设什么都需要,教育都要往里面投,这次咱们这个财政的补贴,对这次医疗改革拿了一个多亿出来,是吧,滕局?

【滕建荣】市政府为了把杭州的公立医院改好,在前期做了大量调查研究的时候,专门设立了取消以药养医的专项改革资金,这个专项改革资金现在是定为1个亿,来确保市级公立医院由于药品差价的取消,对医院的正常运行弥补。我们杭州市是弥补到92。

【主持人】92是什么概念?

【滕建荣】92就是我们以2012年差价算,我们大概是3.66个亿。这3.66个亿其中通过调整医疗劳务价格,我们大概调整到65%左右。这个百分之二十几 35%,这35%中间,我们医院自我加强管理,挖内部的潜力,承担8%,剩下来的就是由政府兜底。

【主持人】等于说是35%当中,8%医院承担,还有27%都要政府来兜底,这个投入是相当大的。

【滕建荣】从现在我们所了解的情况看,这是全省力度最大的,就我们杭州。

【叶峰】有三句话,叫政府得民心,医院还要得以发展,最后是百姓得实惠,有这三句话。

【主持人】但是我认为倒一下,应该首先百姓得实惠,百姓得实惠 ,这是第一位,这是第一点,医院得发展,最后政府才能得民心。政府得民心可能是大家赋予它的,关键还是要,首先要得民心,我们百姓要得到实惠,医院能够得到健康发展,这就是一个非常好的健康的事物,最后大家会为政府鼓掌说,你得了民心了,肯定是这么一个关系,大致情况我们都了解了一下。我们特别想问一下我们两位教授,对于医改这个话题,多少年来作为我们中国的一个顽症,一直解不开,现在有这么一个其实才刚刚开始,有这么一个起步,姚教授你怎么看?

【姚先国】我觉得这个方向是对的,而且是很呼应老百姓强烈的需求。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也是得到了大家一致的肯定,因为这个医保其实不光中国的难题,是世界性的难题,你看奥巴马,搞医改搞得差点选不上第二任总统,所以现在我们这一次的改革,我觉得是在两个大背景,一个就是转变发展方式,我们讲是讲经济发展方式,其实不仅仅是经济。第二个就是政府转型,因为政府它要从过去管制型的政府转为服务型政府,提供公共服务,也有个优先序列的问题。过去一直把养老放在第一位,养老我觉得是重要。但是我觉得更重要的还是医疗。现在这次至少是正确的,我觉得是抓住了核心的两个问题。一个就是以药养医,从而导致整个医院的行为,就是发生混乱或偏差,不仅是提高了负担,而且把腐败、不正之风这些东西都搞到医院这个地方。

【主持人】其实医院也苦不堪言,以药养医了,两败俱伤,医院也是苦不堪言。

【姚先国】严重地影响了医院医生的形象,第二个问题就是我们医生的这么高级复杂的劳动,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人力资本的定价有问题。我们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药品的定价上,他说你没想想人力资本定价,这是更重要的问题。清华大学一个教授有个研究,毕业以后大学生的工资调查,就是你学什么东西,工资高低,结果没想到,我们学医疗的、卫生的是大学毕业生里面工资最低的。这个是令人震惊的。我们都知道哪个西方市场经济国家,都是医生、律师、教授,这些都是属于高收入阶层的。可是我们的医生,当然我们讲是讲平均水平,也是讲毕业以后的起薪,毕业以后工作的起薪,毕业以后两年的调查。所以你想想看,医生在开刀的时候,如果他不是想着怎么样救死扶伤,把这个人搞好,而是脑子想着怎么样要把谁的药用上,把红包收上,怎么弄得好这个。所以这个问题我觉得我们至少这个方向是对的,问题抓得是准的,我觉得我们应该在这个基础上坚持完善 。

【主持人】好的,董教授,我知道您一直是这么多年来一直在跟踪我们整个从县级医院改革到现在的改革的整个全部的一个评价,您对这次杭州市推行这一系列一揽子医疗改革,您是怎么认为的呢?

【董恒进】浙江在医改当中是走在国家的前列的,看了报告,按照中央的要求是提前一年半的时间实行全面医改,这是一个不小的进步。杭州市的改革最大的特点是什么呢?它,政府的投资比其他的县级医疗改或市级都要大,也占了27%,就补助,我知道你的测算是根据药品零差价以后,各个医院可能带来的损失是多大,这个部分去补,其中四项调价以后,价格调上去以后,这样可以补到,测算时可能补到65%,亏损还有35%,其中有8%要医院自己内部消化,还有27%是市财政去投资,这个比其他地方要大。这个也充分体现了政府是关心老百姓,体现公益性,特别我很感兴趣的就是医保局他的测算。它不是站在供方的测算,它的站在需方的测算,老百姓的角度上面。医改以后,老百姓是不是负担会增加呢?它这个很好。因为公方测算,刚才我脑子就想个问题,医院里面还要支付8%,你要讲,医改的目的其中有一个指标就叫医院还要发展,理论上他已经在医改以后给它带来8%的损失了,内部消化8%,同以前相比,所以你还要它发展,所以这个互相之间是不是有点矛盾?是不是这个道理?

【滕建荣】刚才说是补差还有一块财政更大的一块,是日常的。譬如说基本建设、设备、人员、人才科研、信息化,那块是很大很大的。刚才说的一个亿,是就仅要取消以药养医、物价调整,弥补到92%,那么日常的、医院的维持政府还要,大概我们杭州市本级的话一年大概12个亿,市本级的。对的市本级的。

【董恒进】我插一句,你刚才讲的还有其他的补助,政府有12个亿的投资,这个是在医改之前?

【滕建荣】一直有的,而且这一次特别再进一步明确。

【主持人】就是说到现在,其实我一直很想问一下我们在座的这些人,我想问一下两方面,你们个人对这次医改,你们内心是怎么想的?医院院长肯定内心是不是还是感到很有压力很紧张的?

【马胜林(市一医院院长)】那么就是我们认为,这次医改,千万不要理解成单纯的是一个药品零差价而已,实际上是药品零差价作为一个切入点,他是一个综合的系列的改革,这一点是非常要紧的。

【主持人】大家可能看了很多的宣传,给我们的概念就是说这一次就是价格升降的关系,包括怎么改变以药养医的这个局面,其实这次改革到底他要达到什么目的?他有哪些重要的意义和价值?我们来看个题板,医改的主要任务,有五步,他有五个方面,这个逐步建立市级公立医院经济运行新机制是什么概念?

【滕建荣】四个方面,第一取消以药养医这个机制,第二适当地调整医生劳务价格,第三医保要纳入报销范围,并扩大报销比例,第四财政要增加投入。

【主持人】这是第一个,第二个是有效的推进市级医疗资源科学的配置。

【滕建荣】几个方面,一个我们现在的资源是不均衡的,比如农村地区,所以我们市政府已经决定在“十二五”期间,主城区就不再兴建医疗机构了,这是第一。第二要腾出空间,有一些专业性很强,可以让社会力量来举办的,那么要腾出空间,让他们来。公立医院为主,他们为辅,来补充这个空间。

【主持人】第三点是深化改革,市级公立医院内部的运行机制。

【滕建荣】这个我们的院长都在,我们都跟他们有考核的目标的。人均的均费、住院的天数、医保的扣款、医疗纠纷的处置、医疗安全的执行,这些都应该在内部运行机制上,还有特别是什么呢?就绩效考核。我们要建立一种什么呢?以质量为核心的正能量的绩效考核机制。

【主持人】这两点医生应该有话说。

【盛文彬(市一医院医生)】医改,我觉得医务人员、医生护士,一线的人应该是主体。从医改的大层面来说,百姓得实惠、医院得发展,还有就是我们政府得民心。我觉得还要加一条,医务人员要得安心,医务人员安心他的工作,才能专心他的工作,这样最后受益的反而是病人受益。所以我觉得我们谈了很多,百姓的民生  政府的机制,但是我觉得我们医务人员切身的利益,还是希望能够得到充分的体现。医改不能省了医务人员的利益,不能伤了医务人员的心,这是我作为医生代表的心声。

【叶峰】马院长压力很大。

【主持人】我们滕局压力应该也有,是这样的,就是,那么第四点切实加强市级公立医院综合管理,这同样又是医院的一个作为他的主体是吧?

【滕建荣】他是应该要着重要体现,就是我们的病人的费用的控制,坚持我们合理诊疗、合理检查、合理用药。

【主持人】你看医改的主要任务当中,全部都是在医院是作为主体的。还有就是第五点,切实改善市级公立医院的医疗服务。

【滕建荣】那么就是要提高学科的能力,加大科研的投入和创新,然后是要进一步加强医德医风管理建设,这也是很重要的。

【主持人】我想问一下我们今天在座的这些市民,你们对医改是怎么认为的?

 

【邵晨霞(热心市民)】:我觉得是这样,这真的是一个好事。因为我自己是有真的切身体会的感觉,因为我觉得去医院看病,就是说医生根本就不在对付你,他想的就是怎么配药给你,然后配很多药给你,然后我拿那么多药我就很担心我吃还是不吃,因为我觉得我吃了肯定会得更重的病。所以我会觉得医生他应该用心去看病,应该用心去对我们病人,然后我觉得医生要体现他的更大的价值。我觉得相对而言现在的改革可能马上是看不见效果,但是我们老百姓是看到了希望,就是我们的国家制度越来越健全,然后我们老百姓可能会更加像会国外一样得到更好的一些优惠和实惠这样。

【张鑫珍(热心市民)】我关心的是两点,第一个就是他的服务是不是真的提高了?就是虽然说我这边费用增加了,但是他的服务有没有真正的提高?我从哪里去衡量?第二个我关心的费用的话,我会担心说我去配药,如果我是经常,是不是有两极分化了?就是我这边经常用药的人我明显是感觉费用下降了,而我就去医院看个病,不是特别用药明显的,那我是不是明显费用提高了?我就做个手术,我的手术费用明显提高了。

【叶峰】我不是医生,但是我愿意来回应你两个问题。现在的价格调整,我觉得不是一个降价的概念,或者说准确的说不仅仅是一个降价的概念。刚才我们看到了,第一他的这个药费逐渐的向医疗技术、医疗知识、医疗科技转移的时候,他让这个价格更加科学,更加回归了他的合理,我相信今后会更加合理。

【主持人】今天在座两位医生我倒是非常想听听他们的心里话,医生他愿不愿意通过药来拿回扣?他希望什么样的方式能够促使他做个好医生?我想没有一个医生想做一个坏医生的,都想做好医生,我想没有一个医生说我的收入是靠我这个方式来的,他心里也不安的,是不是?我觉得这个大家一定要有这样的一种认识,不能一说到医生说,就哦,他赚钱都是用药品来赚钱的。我觉得这个观念是有偏差的,两位医生你给我们说说你们的心里话好不好?医生总是在我们这个很多的环境中是失声的,他们很少有声音的,那么今天你们说说。

【盛文彬(市一医院医生)】我们医生很难得我们有机会发点声音,就像我们主持人说的,那么医生其实我认为应该是一个医改的主体,那么我们作为一个主体医务人员,必须要发挥我们的积极性。那么医生确实不容易,现在上个大学,我们小学六年中学六年,像我们医院这样至少是要硕士,那么至少你还要六年到七年这样就是八年,然后你还要读个博士,一般来说我们好的科室我们都要博士。那你可能还要两三年,出来以后到岗位上,比如说现在到医院我们三年大轮转,三年大轮转你是不定科的,而且你拿了医院是平均奖,工资收入是非常的有限。然后现在卫生厅又出来一个,现在卫计委又出来一个政策,两年下乡,也就是说这个时候,你真正的整个过程结束了,你到科室里报到上班,你这个时候可能已经30出头。我们医生也有同学的,比如说他是IT的,他是其他的做什么经理的,一比之下发现我们工作压力是很大的。我们一天比如说像我们医院这样一天很可能要看一百个病人,刚才说要以质论价,我看一百个病人,我能保证我的质量吗?我如果看30个病人我可以保证很好的质量,但是另外70个病人怎么办?他们到哪里去?就是这样一个问题。

【主持人】好,这就是医生的现状,隔壁这位医生呢?

【魏威(市红会医院医生)】其实作为医生这个职业,我觉得首先既然我们选择了这个职业,那么肯定还是要去面对的。一个改革他首先要双赢,最大的问题还不在于它的收入,而在于他跟病人之间得不到一种尊重。反过来说病人也觉得我到医院里也得不到一种服务,这里面实际上跟我们目前资源分配其实是很有关系的。就刚才盛医师讲就是这个服务的质量,跟这个我看一个病人的时间,给我的时间有关系,因为在我门诊的时候确实有30%到35%的病人,实际上是很简单的来复诊的病人,那么我觉得大医院的医生最主要的就是一个诊断,那么诊断跟鉴别诊断,把疾病能够诊断清楚,对一些慢性病完全可以回归到社区,而且我们现在跟社区都有双向转诊跟联网,他们的影像学资料我们都看得到,这样的话就可以减轻我们门诊的病人,把这个人次可以减少,这样我们就可以有效提高我们的服务了。

 

【叶峰】刚才讲到医生,我就注意到,你到社区卫生院去,医生往往能够得到社区老百姓的好评,为什么?耐心、有时间,我可以跟你聊天,我可以问你张大妈、张大伯,你们家还有几个人?他可以问,所以我就觉得在这个层面当中确实应该减负,这是一个政策导向的问题,就是说让我们的基层社区医院卫生院能够有更多的敞开门的机会,包括基本的医药药品,能够让社区医院占得更多的资源,让老百姓到那些地方去。今天我们这个大伯刚才在节目之前就跟我聊,他就特别赞成这样的一个分流方法。

【主持人】楼大伯

【楼银章(热心市民)】这次医改对我们老百姓来讲确实是一件好事,不过我要问一下这次医改对我们低保户和这个慢性病患者,年纪大了,患慢性病比较多的像这样的人,究竟在哪些方面可以受益?

【徐玮】楼大伯平时经常到社区去看病吧?

【楼银章】是的,经常去。

【徐玮】有的时候也会到大医院去看?

【楼银章】大医院去的很少。

【徐玮】你有没有感受到大医院和社区院的报销比例有多大差异呢?

【楼银章】这个大医院的医药费高。

【徐玮】所以我们在整个医疗保险制度设计的过程中,我们尽可能的拉开社区医院和其他等级医院的报销比例。比如说像大伯这个退休人员,我们在社区在共付段的时候,个人只需要负担8%,在大医院的话,我们就要负担18%,相差10个百分点,100块钱就相差10块钱,那么这一次我们在整个医疗保险的,在整个公立医院的改革过程中,也是为了进一步,就是能够夯实我们就医的一种秩序。所以说我们对于普通门诊的诊查费,在社区的这些基层的医院就诊过程中,我们就跟大医院分开了,跟省级医院分开了,我们的在社区就诊的时候,10块钱的诊查费你个人只需要付1块钱,其他的9块钱就医保基金来。

【楼银章】是这样的。

【徐玮】那这样的话呢,对于这些长期慢性病的患者来说,在这次的整个公立医院改革过程中,应该说在药品的这方面应该说是受益比较大的。

【主持人】今天我们的残疾人朋友也到了我们的现场是吧?你是不是也带了一些问题过来?

【孔繁玮(热心市民)】大家好,我是上城区的残疾人。这一次的医改是在哪一个方面能够进一步的保障我们残疾人的一些利益问题?就是我举一个简单的例子,譬如讲我们残疾人当中有一些是截瘫的病人,他是大小便失禁的,那么大小便失禁的,他需要用的是尿不湿、导尿管之类的,但是据我现在知道,就这两类物品
是不能进医保的,那么这一次新的医疗改革以后能不能进入这个医保?能不能注意这个方面的情况。

【徐玮】按照现行我们的政策规定,我们统一实行的是浙江省的基本医疗保险的医疗服务项目目录和我们的药品目录,确实对我们残疾人患者来说,他这些材料是属于必须的,但当前这个情况下面,因为我们还是一个疾病保障机制,所以说对于一些生活上面的,目前还没有纳入我们的一个保障范畴。

【主持人】那么这次改革之后,对于残疾人这个群体来说有些什么跟过去以往不同的地方?

【徐玮】我刚才也介绍了就是我们残疾人肯定是我们政府社会应该关注的一个对象,所以说我们在参保待遇享受上面我们对残疾人包括我们的困难家庭,我们都是同样的一种倾斜政策,比如说我们对于二级以上终身残疾人,我们参保的时候,如果他是属于我们没有工作能力的,或者目前是属于失业状态,那么就由政府资助他参加我们的医疗保险,然后他就跟我们正常人一样享受医疗保险的待遇。然后他还享受额外的医疗救助的一个待遇,他跟我们的困难群众一样,当然我们就是说在医院发生的医疗费用,按医保进行结算以后,如果他符合医疗救助的,比如说我们困难家庭的残疾人,门诊我们是个人支付部分,可以救助50%最高可以达到三千块,住院的话我们叫做零起点上不封顶,这么一个救助政策,在医院端就实现了这个实时救助。

【主持人】我们已经讨论这么多了,大家可能对这个医保的这个新医保政策可能有一些比较切实的印象和认识了,那么我们特别还想来谈一下,就是这一次医保我们都知道医保的任务有几个方面,他可能在医院的主体方面是特别重要,很显现他这样的一个作用的,比如说这一次主要是对我们医生的诊疗的价值开始得到了一个认可,诊疗费提高,我觉得这个价值和意义是不是在我们这一次医保当中还特别凸显了一点,姚教授。

【姚先国】医生他是一个职业,事实上医生也是一个劳动者,就是是复杂劳动,所以这里就涉及到一个定价机制的问题,劳动力价格,我们的市场经济条件下这个也不忌讳,那么劳动力价值的定价机制,他应该是按照这个劳动力市场上的供求情况来确定,每个劳动力有不同的人力资本。现在按照人力资本定价,刚才这位医生讲的,就是说他是人力资本的投资很大,他的训练时间很长,一个理性的经济人要算,合算不合算,所以从他来讲,你这个人力资本如果没有得到回报,那下次可能就,学医的积极性就少了,最优秀的人不来学医,那么你这个医疗的水平肯定就要下降了。到一定的时候,如果到了这一步,现在加上医患矛盾,很多人都拿刀子来捅人,搞的医生都不敢来当了,那么在这个情况下肯定他就要,这个就会供不应求。供不应求的话那个市场的机制就迫使你,要么用高价去国外引来,要么是你花代价来培养。他这个是一个自身调整过程,但是我们的你如果硬这么搞的话,让市场自由定价,他是会调整到原位,但是他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而且这里面会伴随很多的痛苦,很多的问题。所以我们现在看到了这个矛盾,主动的来纠正这个定价,尤其我们是公立的医院,你就不要等到市场的,医生根本没人当了,现在护士已经有这个问题了。

【主持人】现在护士紧张了吧?

【姚先国】你到了这一步再来讲那代价会更大,因为你往往矫正一个问题,是需要矫枉过正的,但是作为医生来讲他并不仅仅是为了钱,他的尊严他的待遇也不仅仅是靠钱来反映的,还有很重要的是社会对这个职业的认可,对这个职业的尊重,而且在一个社会大变革的时候,往往这个时候会冲击的。大家记得共产党宣言里马克思讲的,资本主义抹去了照在一切神圣职业上面的灵光,头上的灵光,把医生、律师、教师都变成了金钱的奴隶,这是过去会发生的事情,现在我们今天也在发生这种情况,就是说我们衡量这个东西搞得好不好,作为老百姓不能光看我是不是花钱便宜了,因为在经济学上讲没有免费的午餐,你越是好的东西代价就越大,无非是谁付帐的问题。而且你们作为一个消费者来讲,你不是说买个便宜货就是好事情,你要看性价比对不对?你享受的服务是不是最好的?

【主持人】现在我们整个的医疗的现状,姚教授我觉得是打成一个结,是一个死结,作为我们的病人,我们的这些百姓,我们都要看病,我们对医院对我们的医生是又爱又怕又恨,是这么一种状态,而我们的医生对我们这些病人他也是又爱又恨又怕,这就是目前我们整个的一个状态。但是我认为在这一次医改当中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开端,试图打开这个死结,但是后面的工作我相信是非常难非常艰巨,没那么容易,需要咱们政府的投入,需要我们医务人员的努力,同时也需要我们这些百姓的努力,我们大家共同努力,这件事情可能才能看到一个非常好的明天。那么由于时间关系,非常感谢各位,谢谢大家收看,再见!